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南宁动态

荆棘路上写华章——记广西南宁良庆区房屋征收补偿和征地拆迁中心周志飞征地拆迁事迹

发布时间:2020-05-29 16:54     来源:南宁市自然资源局   作者:孔祥明 赵泳祯 陈柏铭


2006年,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作出了“重点向南发展,建设五象新区,再造一个新南宁”的战略决策。“再造一个新南宁”需要大量的征地拆迁。而征地拆迁关系国家、集体、个人利益再分配,被称为“天下第一难”的工作。而广西南宁良庆区房屋征收补偿和征地拆迁中心主任周志飞及其同事们,迎难而上,谱写了一曲曲壮乡儿女克难攻坚,奉献社会的壮美华章。

 在动员南宁市良庆社区稔水坡群众征地时,有周姓两兄弟,因为征地补偿分配问题产生矛盾,引发了冲突,他们一人拿着锄头,一人拎起镰刀打起架来。只见在现场的周志飞疾步跑过去,一把抱住拿住锄头的大哥往后推,可是却被情绪失控的大哥重重的一脚踢进沟里。周志飞爬起来,忍着伤痛继续在兄弟间进行调解,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经过三个小时的劝说,终于让两兄弟放下手中的锄头、镰刀,握手言和,避免了一场严重的后果。类似这样的危急情况在征地拆迁过程中时有发生,周志飞总是毫不犹豫第一个冲上前去制止。
    在政府征拆工作中,群众不配合也是常有的事。2008年冬天,平乐大道项目一期工程征拆工作涉及到的那黄村18队就有这样一位养鸡户老韦就对当地征地拆迁有着极大的抵触情绪。老韦租赁了一片土地,建好了鸡舍,打算大干一场,却没想到这才刚刚养大的第一批鸡还没来得及出栏去卖,就听说了鸡场要拆迁的消息,前期刚投入了大量成本的老韦是十分的不情愿,对前去做动员工作的工作人员不但不理不睬而且有很大的抵触情绪,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直到一场倾盆大雨之后,老韦终于改变了主意。老韦的养鸡场处于低洼地势,一场倾盆大雨将这个300多平方米的鸡场淹了大半,最深处有一米多深,100多只鸡活活被淹死。当天,周志飞冒雨赶往农户养鸡场,看到百多只鸡尸体漂浮在水面,他心情很复杂,因为他知道一百多之鸡被淹对农户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损失,他轻轻拍着老韦肩膀安慰说:“老韦,别伤心,天灾无情,我们会在政策允许范围内想办法尽可能弥补你的损失”。周志飞冒雨与老韦一起打捞死鸡装进箩筐,在做好拍照、清点、登记后,周志飞又跟养鸡户主将存活的100多只鸡赶往更高的山坡圈住,这一忙又到了晚上8点多钟。当他准备离开时,养鸡户主紧紧握住周志飞的手,流着泪说:“非常感谢你的帮忙,我一定会配合你们做好征拆工作!”两天后养鸡户主老韦主动找到了工作队签了拆迁合同。

    征地拆迁工作中最让人头疼的是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南钦、云桂铁路项目临时用地的土地权属和补偿款的问题涉及良庆、那马、大塘、南晓镇以及玉洞街道办的4000多亩土地,涉及群众2万多人,时间达五年之久。因土地权属和补偿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导致群众自2014年起频频上访达500多人次。上访群众大部分是上了年纪的老大爷、老大娘,每个月都“登门造访”,成为了征拆中心的“常客”。他们围着周志飞声泪俱下诉述着:“周主任,我们难呀!”,“没有土地了,没有收入了,我们可怎么活呀”、“周主任,我们的事情什么时候才能解决呀!”……周志飞认真地倾听,耐心地解释劝说,为了能够稳定群众的情绪,避免发生恶性群体事件,他有时候甚至自掏腰包招待大家。群众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深深地记在他的心上。他要替群众解决这个天大的困难。征拆补偿问题一天得不到解决,他就难以安睡。五年时间里,他绞尽脑汁,汇报请示写了一份又一份,协调会议开了一次又一次,项目现场核查了一遍又一遍,他几乎把十几个有关部门的门槛都给踏破了。终于,2018年5月,南钦、云桂铁路项目征拆5000多万元补偿资金得到解决。征拆群众得到补偿后,又一次来到了征拆中心,而这一次不是为了上访,只是为了拉着周志飞的手,当面对他说声“谢谢、谢谢……”
   一个个拆迁问题解决了,可是周志飞的头发却一根根地掉光了,他的身体也亮起了“红灯”。由于长期的高压工作,2014年9月,周志飞患上糖尿病,还出现了脚痛、胸闷、气短的症状,这个“铁人”因此被迫在医院里“休息”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他最最放心不下的仍然是征地拆迁工作,他说:“一个人如果没有了精神支柱,那么,他就真的垮了”。于是,他把医院的病床当作办公室,嘱咐同事把工作材料送到病房来,尽管身体不舒服,也坚持做到当天事情当天处理完。看着他打着点滴的左手,再看看他微微颤抖签字的右手,同事们劝他要好好休息,而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却是:“城市建设步伐加快,征拆工作更是刻不容缓,耽误不得”。办理出院手续后,周志飞答应医生在家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可是他却“心口不一”,一出院就开着车奔赴他最牵挂的项目现场。

周志飞经常讲:“哪里有群众需要,哪里就要有共产党员的身影;哪里有困难、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是共产党人要去奋斗的地方”。
    周志飞每天早上7点钟就开始工作,经常要到晚上10点才回家。就连双休日陪陪老婆孩子,坐在一起看看电视说说话都成了家人的奢求。他的心中时刻挂念的是被征拆群众生活有没有改善,心里想的是各项工作是否能够尽快的落实,他留给自己的时间却少之又少。家里的房子天花板渗水、卫生间漏水来不及修理,这一耽搁就是6年;大大小小家务事只能由妻子一个人扛。孩子成长过程中最需要陪伴的那几年,周志飞几乎也都是缺席的,因为那几年那马客运站、体育中心、银海大道、平乐玉洞大道一期、铁路等工程重点项目的征拆工作正处于冲刺阶段,为了保质保量按时完成工作目标,周志飞每天都要忙到10点多才能往回走。

2017年7月,周志飞岳父病重住院。当时正是良庆镇棚户区改造项目征地拆迁的攻坚阶段,拆除到了镇级中心农贸市场,涉及人员众多、拆迁十分复杂。周志飞决心带领工作队采取以拆促签的形式一鼓作气攻坚。为了不影响项目推进,他一边打电话嘱咐妻子要好好照顾老人,一边动员群众搬走,一边维护拆除现场秩序,坚守在拆迁现场。直到岳父去世那天,他都没有请假回去见老人家最后一面。去年,周志飞80多岁的母亲病重住院,周志飞晚上抽空到医院陪护,他一边照看母亲,一边审签协议。他老母亲经常念叨:“阿四,阿四呢,(周志飞小名)阿四他什么时候来看我,他干什么去了……”

每每提到这些家事,周志飞都会满含对家人愧疚和难以言状的泪水,不由长叹:“哎,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在孩子和亲人最需要陪伴和关心的时候我没有时间去陪伴他们、关心他们!”
    征地拆迁人常常需要“逆行”。周志飞儿子年纪小,上学、放学需要接送,而周志飞此时却去给上下班前后的被征拆人送征拆通知;父母、亲人病了住院需要照顾,而周志飞却去给有纷争的人劝架、做思想工作;妻子、儿子、亲人需要陪护,而周志飞却在指挥征地拆迁现场组织征地拆迁……

正是由于有周志飞这样许许多多征地拆迁人在征地拆迁领域“逆行”而上,自2006年以来,良庆区累计完成征地面积11.23万亩,房屋拆除面积598.22万平方米。在安置工作方面,预留安置用地6881.235亩,可安置人口约5.3万人,已出让安置地块56宗3868.342亩,可安置30366人;累计开工建设21个项目,已建成安置项目8个,共7680套房,可安置9585人;在建安置项目13个,可安置20044人。由于征地拆迁安置工作做得好,确保了自治区、南宁市重大项目建设在良庆区的用地保障,有力地促进了南宁市的开发建设和社会发展。

看吧,南宁大桥、五象大桥、良庆大桥……一座座跨江“巨龙”的架起,紧密连接邕江两岸。五象大道、玉洞大道、平乐大道……一条条康庄大道纵贯东西南北。一个个综合服务中心的安置落成,一幢幢万丈高楼拔地而起……“魅力南宁”见证着习近平总书记建设“壮美广西”的宏伟蓝图和美好愿景,正在南宁率先变为美好现实和壮美实景!

 


南宁市自然资源局主办

地址:南宁市锦春路3-1号(金洲锦春路口) 邮编:530021 联系方式:0771-5609148

桂ICP备19008887号 网站标识码 4501000045 建议使用IE5.5以上浏览器,分辨率1280*1024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750号